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城市+ 一带一路 网络安全 查看内容

【提醒】 刚毕业大学生借了7000元,一年后竟要还300万!

2019-4-15 09:41| 发布者: 索拉| 评论: 0

摘要 :   在西湖看守所见到胡飞的时候,这个戴着一副黑框眼镜,个头不高的男子,看上去就像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很难联想到他被抓之前其实从事的是和“套路贷”相关的工作。   胡飞之前是一家银行的信用卡推销员,收入不 ...
  在西湖看守所见到胡飞的时候,这个戴着一副黑框眼镜,个头不高的男子,看上去就像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很难联想到他被抓之前其实从事的是和“套路贷”相关的工作。
 

  胡飞之前是一家银行的信用卡推销员,收入不高,出事前的几个月,认识了一家借贷公司人称“常山首富”的老板陈总,从此就成了一名借贷公司的业务员,担任发展客户。
  “现在知道了,被抓之前我不知道这是犯法的。”隔着铁栅栏的胡飞,重复了很多次。他说,不知道自己公司收取高额利息是违法的,不知道把还不上钱的借款人“请”回公司扣留几个小时是违法的。
  在和胡飞对话时候,他小声说,“据说过因为借钱死过人。”不过一会儿又变得很激动,不停地晃着脑袋,声音逐渐放大,戴着手铐的双手用力比划,“我知道很少,公司怎么做我不知道的。”
  胡飞之所以会被抓,是因为其中一位受害人小殷不堪其扰报警,警方追查之下揪出了这个套路贷团伙。
  小殷的噩梦,却在认识胡飞之前已经拉开帷幕,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原本只是为了还信用卡借了7000元,却在短短一年内连本带息需要偿还300多万元。更可怕的是,这个“套路贷”团伙,还“涉黑”!
 


  明明是借1万
  对方说按“行规”要签2万的借条
  小殷是杭州人,2017年他23岁,大学刚刚毕业,毕业后也就没急着找工作。
  2017年4月16日,他为了还3000元的信用卡卡债,找了微信朋友圈做“贷款”的陈某,想借4000元。

  这是小殷第一次借钱。陈某拿出一张表格说,把资料填一下就可以借了。
  这份资料表格上需要写清个人情况、家属资产、联系电话,小殷想都没想就签下了。
  等小殷签完资料,对方却说,钱可以借,但是要1万元起步。
  小殷想想,说也行。之后,陈某以“行规”为由写下一张2万元的借条让小殷签,因为急于借钱,小殷签下了。
  陈某又提出1万元借款中要收取2675元的手续费,还款方式则按照每周本息875元还款,持续20周,不能提前还款。
  小殷觉得这些条件太过分,不想借了。
  这时候,陈某拿出了那张小殷签字的2万元借条说,“那我只能拿着这张借条去法院起诉你了。”
  权衡再三,小殷在这一天拿到了7325元,写下了一张2万元的借条。
  噩梦就这样开始了,还款的第七周,小殷实在无力偿还债务,陈某提出要收取30%的违约金。
  对小殷来说,几乎是雪上加霜。这时,陈某给他引见了一家名为“吉时雨”的借贷公司。
  依然以“行规”每月1600元的利息,小殷借3万,签下了8万借条,实际拿到1.5万,用来“平账”之前和陈某的债务。
 
 

  在办公室里“坐”了四个小时
  给了2万利息才让离开
  当年9月,小殷还不上另一家公司的钱,就被引见到了胡飞所在的“皇冠资本公司”(以下简称皇冠)。
  “第一次就是我接待的。”胡飞回忆,第一次见到小殷,是他来公司签借条的。胡飞说,现在记不清当时说了什么,只记得小殷那笔欠条,其实已经根本拿不到任何现金。
  那次见面之后,胡飞和小殷加了微信好友,当时两人似乎关系还不错。
  按胡飞的话讲,他观察小殷蛮久,小伙子出手挺大方,好面子,都欠钱成这个样子,还时常说要请大家喝酒唱歌。
  胡飞说,自己一次都没去过。他提到小殷是一个“家里有多套房子,爱炫耀显摆”的人。
  胡飞再见到小殷是去年1月16日。那天,胡飞接到陈总电话,叫他跟几个催收组的兄弟,把小殷带到公司还钱。“我们一行人坐面包车到了他住的地方,等他一出现,就把他拉进了车里。”
  小殷被强行带到一个写字楼,这些借钱给他的公司“担任人”们,在办公室里逼他还钱。
  胡飞说,小殷在办公室里“坐”了四个小时,最后给了利息2万元才让离开。胡飞表示,他不知道办公室里发生了什么。
  其实他心里都清楚,欠公司钱的人,都要手持身份证、借款合同、借条等等拍照。
  借款数额和还款周期可以选择
  但至少要时间过半才能提前全款还清
  隔着铁栅栏,胡飞顿了一顿,像是在回想什么。
  他接着说,皇冠包括他在内有3名业务员、3名催收人员、1名财务,加上后来陈总好友郑刚带来的6个人,公司一共有十多个人。
  老板陈总和郑刚是“师兄弟”,两人的师父在天津做借贷生意,陈总开的车是宝马,绰号“常山首富”;郑刚则混社会,被称为“大哥”。
  胡飞说,各个借贷公司老板之间会经常聚在一起唱歌吃饭。
 

  “每天11点左右上班,公司管饭,担任催收的人甚至还管住,底薪3000元,每做成一单,业务员会有400元提成;那些逾期的,每催收成功一单,会有20%的提成。”
  胡飞说自己一般每天能做成好几单,月收入过万不是问题,工资都是现金或支付宝支付。
  他们的客户来源,则是各公司业务员之间互相引见,引见成功一个,对方公司会发一个400元的“红包”。
  新客户第一次借钱的时候,需要手持身份证、借款合同、借条、现金(练功券)等拍下照片,并签定借条。如果是大额借款,会“审核”车子房子、父母工作等信息,这样还款“有保障”。
  借款数额和还款周期可以选择,但至少要时间过半才能提前全款还清。
  说到能“赚”很多钱的时候,胡飞很激动。但更多的时候,他不断在强调自己不是公司核心层。
 


  套路贷团伙铁板钉钉
  但他们其实还是涉黑组织
  去年5月,小殷已经被彻底击垮。家里人也知道了,母亲为此身体变得非常不好,哥哥也因为给他担保,被接二连三的催债电话搞到辞职。
  
最关键是,这短短的一年,小殷的债款已经被不同的套路贷公司累积,滚雪球到达300万元!
  2018年5月底,小殷一家人选择报警。
  去年,西湖警方以殷某被诈骗、敲诈勒索立案侦查,并成立专案组。
  经公安机关查明,皇冠资本有限公司无工商注册,“套路贷”是他们的主要业务。
  在查证中,警方发现,该犯罪组织实施违法犯罪的手段顽劣,以暴力催讨、上门要挟、滋事扰乱、非法拘禁、喷油漆堵锁芯、殴打他人、故意伤害等方式,逼迫借款人归还虚高名义借款,迫使被害人变卖房产等资产,获取非法利益,最终形成被害人家破人亡等极其重大的后果。
 

  他们以陈某某为首要分子,以姚某、谢某、胡某某等多人为骨干成员。在一年多的时间里,构成了以杭州市下城区钛合国际、江干区红街天城为据点,以皇冠公司、半岛公司、森帆公司、盛鑫公司、鸿鑫公司的名义,长期多次通过“套路贷”手段进行违法犯罪活动的较稳定的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
  目前,已查证该犯罪组织实施违法犯罪活动的被害人有47人。
  经公安机关9个多月的侦查,截至今年4月初,该案刑拘55人、逮捕24人、已移送起诉23人,破获诈骗案、敲诈勒索案、寻衅滋事案、非法拘禁案等案件共48起,查封涉案财产住宅6处、商铺两个。通过对55名犯罪嫌疑人的人员关系及涉及案件的缜密梳理,发现以陈某某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成员共18名,其中逮捕11人,7人取保候审。(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来源:钱江晚报/浙江24小时
登录 发布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