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城市+ 一带一路 长三角 查看内容

“这486万欠款 我来还!”

2019-3-15 10:45| 发布者: modern| 评论: 0

摘要 :   陈文华,50岁,江苏省常州市竹箦镇人。几年前,他的哥哥不测死亡,留下了486万元债务,其中大部分是建筑工程款和务工者的工资。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弟弟陈文华主动站出来,坚持替哥哥偿还这些巨额欠款。  哥 ...
  陈文华,50岁,江苏省常州市竹箦镇人。几年前,他的哥哥不测死亡,留下了486万元债务,其中大部分是建筑工程款和务工者的工资。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弟弟陈文华主动站出来,坚持替哥哥偿还这些巨额欠款。
  哥哥不测离世留下巨额欠款  他决定“认账”
  早在15年前,陈文华曾跟自己的二哥一起在无锡做建筑工程,两人吃苦耐劳,攒下了些钱。2013年,陈文华由于身体原因,回到了家乡运营养老院和农庄生意。当年年底,兄弟二人已对合伙的生意进行了两清,两人无账务钱款上的关系。
  然而,2014年9月,陈文华的二哥在开车时发生不测,猝然离世,这给陈家带来了难以承受的打击,但更让人头疼的事情是,哥哥离世后不久,家里陆续来了不少讨债的人。原来,哥哥在单独承包工程时,欠下了486万元的建筑工程款,这里面,绝大部分是农民工的工资,还有的是小包工头的工程款。由于这些欠款基本上都没有书面证据,除了少部分借款他知晓外,大部分欠款他并不知情。当时,周围就有人劝说陈文华不要认这些“烂账”,连自己的妻子,一开始也不同意。
  
  陈文华的妻子 吕丽平:
  一开始,我也不怎么支持(还款),后来我老公也劝我,说人家做工也不容易,我想想也是,我们要是在外面打工,人家欠我们的钱拿不到,我们心里也不好受。后来,我就支持他了。
 

  陈文华觉得,农民工出去打工不容易,尽管每个人的钱算起来不多,但是对他们家里的影响还是很大,于是他决定,帮哥哥偿还这笔巨额欠款。此外,陈文华说,他其实还有更深层的考量。
  常州市竹箦镇前村村民 陈文华
  我哥以前和我们在一起口碑挺好的,总不能因为这事出了以后,让他活着的时候没骂名,死了以后给人家留个骂名,我们后面的子孙后代都会有影响的。作为我们来说,留点资产,给自己的子女固然是很好,我想想,还是踏踏实实做人,诚诚信信做事,把这个无形的资产留给子女,其实对他们的一生,反而协助是更大的。
 

  变卖资产  4年已还300多万元
  之后,陈文华与每一位债主制定了详细的还款计划,还在自己的电脑上列了一张表格,其中明确了各种欠款的还款日期和数据。为了替哥哥偿还这些欠款,陈文华卖掉了自己的房子和农庄的股权,4年多来,他已陆陆续续还上了哥哥欠下的300多万元。
 

  除了变卖多年攒下的资产,陈文华还把自己运营的养老院每个月2万元左右的结余用于还钱。为了节省开支,这几年,陈文华很少花销,连吃的菜也都是自己种的,身上的衣服一穿就是好几年。
  常州市竹箦镇前村村民 陈文华
  子女们要买点东西,也要满足他们,但自己基本上不添置什么东西,一家人到饭店去吃顿饭,简直是没有过。
 

  计划两年内还清债务  最想带家人旅游
  现在,陈文华计划,剩下的 100 多万元在两年内还清。等把哥哥的欠款还完,他最想做的,是带家人去旅游。他说,无债一身轻,那时候出去旅行,看什么应该都是最美的。
  超然法律的人情味格外可贵
  按照法律,弟弟在没有承继哥哥遗产的情况下,对哥哥生前的债务是没有偿还义务的。哥哥如果没有足够的遗产来偿还债务,这笔债务也将因为哥哥的去世而消灭。对于陈文华来说,486万不是一个小数字,陈文华本人也不是一个特别富裕的人。但陈文华明知可以不必还,而顶着巨大的生活压力去还这笔“债”,就显得格外地难能可贵。
  毕竟,法律只能调整法律所能调整的事项。法律并不由止人们通过自己的善行,去处理法律本身处理不了的问题。法律是社会的底线,但法律并不拒绝人情味儿。也正因为法律和道德的这种良性互补,才保证了社会既具有了规则的刚性,也充满了人情的温暖。
  
登录 发布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