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城市+ 一带一路 热点舆情 查看内容

学术研究“云吸猫”:是博眼球还是创新?

2018-12-8 23:52| 发布者: modern| 评论: 0

摘要 :   阅读背景  近日,浙江大学一篇传播学硕士论文走红网络,标题为《乌有之猫:“云吸猫”迷群的认同与幻想》。作者在论文中分析了网络“云吸猫”现象和“吸猫”迷群,引发网络广泛热议。截至12月3日,根据人民网 ...

  阅读背景

  近日,浙江大学一篇传播学硕士论文走红网络,标题为《乌有之猫:“云吸猫”迷群的认同与幻想》。作者在论文中分析了网络“云吸猫”现象和“吸猫”迷群,引发网络广泛热议。截至12月3日,根据人民网舆情数据中心数据显示,已有相关网络新闻468篇,报刊新闻13篇,微信公众号文章348篇,App文章440篇。

  舆情脉络

  “吸猫”是一个网络用语,指的是宠物猫的主人对猫咪的喜爱动作,包括对猫亲亲抱抱甚至忍不住用力儿嗅等。“云吸猫”这一概念,即通过观看网络上有关猫的图片和视频等满足吸猫的欲望。浙江大学传播学硕士研究生王某以“吸猫”作为毕业论文的主题,做了一番研究。

  王某的论文题为《乌有之猫:“云吸猫”迷群的认同与幻想》。据悉,这篇论文共有62页,主要分为绪论,“吸猫成迷是偶然现象吗?”“吸猫迷群:数字部落中的游牧猎手”“乌托邦神话的生产者和消费者”“吸猫迷群的身份认同”等章节。

  论文的结论中提到,“吸猫”文化的背后是当代中国青年群体的无力感和精神虚无,是文化上缺乏真正符合当代中国青年精神气质的文化产品。并提示道,对这种虚无主义和犬儒主义心态的盛行需要高度重视,否则,世界的终结不是一声啜泣,而是一声“喵”。

  11月27日,微信公众号“文汇报”发表了题为《“云吸猫”是精神“鸦片”?浙大硕士毕业论文研究“吸猫”,结论令人惊讶……》的文章。当日央视网官方微博以《浙大硕士毕业论文写吸猫:“云吸猫”是精神“鸦片”》为题进行转发。随后,人民网、新京报网、中国青年报微信公众号等均对该条新闻进行转发。论文走红后,有人质疑其选题的严谨性,也有人对“云吸猫”是“精神鸦片”的结论产生不满。

  11月29日《新京报》对作者进行了追踪采访,作者回应称,自己和导师都属于“吸猫”群体,均认为该选题很有意思,挺值得一写。而自己是在研究一个网络小群体的亚文化,这也是反映时代变化的方式。此外,论文的选题在开题时经过了专业老师的认可。自己也反思了论文结论较为主观,研究方法也有缺憾,但论文的完成度失去了盲审老师和答辩老师的认可。

  舆论反馈

  《新快报》:研究“云吸猫”,价值在结论之外

  相较于一般看似概念与主题宏大的本科或硕士论文,王同学论文更大的价值体现在其能够主动对“吸猫”这一平常现象背后的问题产生兴趣,并以此为索引展开自己的研究和探寻。这一点恰恰是目前大多数本科、硕士论文所缺乏的。不难发现,时下不少本科乃至硕士论文,都容易习惯性陷入对某种宏大主题的偏好中去,而对身边的“现象”和“问题”产生不了兴趣。这并不是说宏大问题不值得研究,而是说,囿于本科、硕士生的学术能力,很多宏大主题是很难驾驭的,同时还可能因而增加对抄袭的依赖。如此一来,一些论文即使合格了,也很难说真正具备研究价值,反倒还加大了学术作弊的风险。

  而像王同学这样,由自己相熟的生活现象切入,尽管切口小,但既保证了针对性,也因为写人之未写而具有更多的创新意义,至少不会给人以千篇一律之感。一定程度上说,如果本科、硕士论文中,多一点这样的“小众化”研究,而不必一味追求高大上的宏大主题,那么这个阶段毕业论文的整体品质,或都能够上一个台阶,同时对于净化学术风气也不无协助。

  光明网:学术研究不可以奇异换关注

  任何事物的存在与发展都有一定的道理,现代文明发展至今,社会理应呈现更多的克制与包容。这些奇葩论文看似有些“另类”,但同样也是一种存在,或许它们有别于人们日常认知、但有其一定的合理性,这些别具一格的“异想天开”或文化彰显在本质上,就是不同社会群体各自所持有的价值符号与个性诉求的一种表达或再现。从传播学角度来看,以“奇异”来换取关注,这种“不按套路出牌”让这些“与众不同”在短时间内以非常态的速度向外传播开来,也许正中某些“奇葩论文”作者的下怀。

  当然,需要区分那种“为了奇葩而奇葩”虚伪而做作的行为或做法,尤其在学术研究层面,要坚决杜绝那种有违常识、刻意而为的“语不惊人死不休”和荒诞不经的“怪异论”。

  网民观点选摘

  抽取1856条网民评论,通过人民网舆情数据中心观点挖掘系统解析发现,网民关注地最多的是北京、上海、浙江,关注最热词为“浙大”“硕士”“论文”。

  @时间和沙:重要的还是看论文内容分析能否科学严谨。

  @煜也:不写千篇一律的论文真的挺好的,要呵护这种创新精神。

  @想开一家火锅店:只需有理论支撑,能够论证,完全是可以的。虽说题目看着通俗,但是都没有读全文,怎么能够想当然地批评呢?@枫之炫火舞:猫只是一个切入点。实际上研究的问题是社会性的,是一个群体问题,是一种社会现象,部分网民断章取义了。

  舆情观察

  从目前的舆情反馈来看,网络上对于王同学论文的批评主要集中于两方面:一是选题没有研究价值;二是结论存在争议。

  其实,尽管“吸猫”是个小众且接地气的网络话题,但王某的论文还算是比较严肃的研究。这从其论文题目——《乌有之猫:“云吸猫”迷群的认同与幻想》,就可见一斑。另外,像“吸猫成迷是偶然现象吗”“吸猫迷群:数字部落中的游牧猎手”“乌托邦神话的生产者和消费者”“吸猫迷群的身份认同”等章节,也都说明这样的研究是超越对“吸猫”现象的表层分析的。从这个角度来说,这样的研究本身未尝没有意义。

  至于论文的结论——云吸猫是“精神鸦片”,这个完全可以有更多的讨论,外界不必为一份论文设定“结论”。只需言之成理,合乎论文规范,无伤论文本身的价值。目前,网络上不乏有声音对王某的论文大加赞美,也从侧面反映出公众对学术创新的包容态度。

  现实上,近年来相似“云吸猫”这般涉及学术研究层面的“奇思异想”并不少见,既有前些年西部某高校女博士8万字有余的博士论文《八角茴香对卤鸡肉挥发性风味的影响极其作用机制》,也有近期网络热传的《中国传统文化对蟋蟀身体与战斗力关系的认识》等。这些论文的出现,都会伴随着公众质疑的声音。现实上,大部分质疑都是从选题的字面意思出发,很少有人真正阅读过论文研究,这对于研究者来说,显然有失公允。

  论文有基本的规范,但是,也鼓励开放式创新。所以,对于一篇论文能否成立的研判,需要一定的专业知识作为基础,也需要对行业相关命题初步了解为依托,而不能简单地以个人的好恶来盖棺定论。

  循规蹈矩、重复常识、毫无创见的论文已经太多;而要打破常规,鼓励创见,可能就会伴生一些超经验的“奇葩怪题”。但是,谁能确定这不是另一种形式的创新呢?  

  当然,学术研究也有相应的规范,观点站得住、立得稳、证得清,是其基本要求。对这些标准的界定,既需要行业内专家的参与,也需要学术期刊编辑的坚守,更需要社会公众的理性围观,共同以公共思辨,努力确保其不背离科学,不背离逻辑,不背离学术论文应有的底线。

  
登录 发布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