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城市+ 一带一路 齐鲁大地 查看内容

菜霸垄断菜市场:花10万雇凶“制造车祸” 扬言要废掉对手腿 ...

2018-10-12 16:19| 发布者: A563844343| 评论: 0

摘要 : 曾经得力的销售人员因小事儿吵架后不仅离开了酸菜厂,还另起炉灶单独干起卖酸菜生意。眼看着自家的生意被分走不少,一直觉得“咽不下这口气”的老板先后花了近10万元雇凶“制造车祸”,并多次对曾经的销售人员老张进 ...

曾经得力的销售人员因小事儿吵架后不仅离开了酸菜厂,还另起炉灶单独干起卖酸菜生意。眼看着自家的生意被分走不少,一直觉得“咽不下这口气”的老板先后花了近10万元雇凶“制造车祸”,并多次对曾经的销售人员老张进行殴打,扬言一定将对方的腿废掉。

新华社资料图 许丛军 摄

辽宁锦州市公安局太和分局通过侦查,发现老板朱某等人以暴力手段意图垄断锦州酸菜销售行业充当“菜霸”的欺行霸市行为,等待该恶势力团伙的将是法律的严惩。“我订4箱酸菜,一会儿你给我送到太和区营盘街道这儿的工地。”2017年4月11日8时许,做袋装酸菜生意的老张刚开门营业就接到了订货电话。

因为50多岁的老张干活认真肯卖力气,为人还实诚,每天找他订货送货的不仅有很多回头客,经过大家的相互介绍也带来不少新生意,因此一早接到的这个订货电话虽然号码陌生,老张也没有多想。

和以往一样,老张将酸菜装上车,先后给一直订货的超市、菜市场等地送完货后,按照早上的约定转了一圈却没找到工地具体位置。

【延伸阅读】

海南菜霸市场垄断蔬菜批发16年 幕后真相令人惊

2016年3月28日讯,海南一家蔬菜批发市场,16年来一家独大,问题重重助涨菜价。这家本应被查封的菜霸市场,政府主管部门却只能罚款了事,理由是找不到“替身”,若强行关闭,将导致菜价更不可控。最近,发生在海南因高价菜引起的咄咄怪事,发人深思。

海南虽号称中国“南菜园”,但物价部门数据显示,近几年海南蔬菜价格在全国持续处于高位。菜价畸高为何竟成了当地“老大难”的民生问题?

16年一家独大,专项调查揭开“菜霸”黑幕

一斤菜最高的50元,最低的也要10多元;“春节我只吃肉,不是任性,是因为已经吃不起菜了!”猴年春节前夕,海南菜价一路飙升。海南省紧急成立专案组,抽调300多名工商人员,对全省唯一的进岛蔬菜批发市场——海口南北蔬菜批发市场立案调查。

就是这样一个市场,蔬菜批发交易市场份额占到了海南全省的75%以上。

据了解,海口南北蔬菜批发市场于2001年易地建设投入使用,市场虽有300多个摊位,但可经营外省蔬菜的大型档口只有49个,由33家一级批发商经营。海南岛内其他蔬菜经营者经营的所有外省蔬菜,均需从这些档口采购。

随着专案组调查的深入,这家市场的问题被一一揭开。

——缺斤短两。部分一级批发商长期将包装皮和蔬菜一起过称、计价。每箱菜多出4—8斤冰瓶重量一并按菜价卖给二级批发商。后者为此多承担的成本通过层层转嫁,最后由消费者承担。

——哄抬物价。据工商部门调查,2016年1月以来,部分批发商在经营蔬菜批发过程中,与2015年全年度平均利润相比,在经营成本没有明显变化的情况下,纯利润率明显增长,有的单日涨幅竟超过27倍,已经构成哄抬物价的违法行为。

——限制竞争。对内,该市场的开办者以签订租赁合同的方式,限定了每个档口经营的蔬菜品种,明确经营范围,限制彼此之间的竞争,固化利益共同体。对外,该市场以不正当手段排挤竞争对手。

——违规收费。2015年6月起,市场开办公司利用其市场份额独大的支配地位,未经相关职能部门批准,要求凡进入市场拉货的三轮车必须由其统一登记上牌和收取管理费,其中人力三轮车每辆每月250元,电动三轮车每辆400元。

——财务混乱。在经营中,市场开办公司财务管理混乱,经营收支未依法如实入账。16年来,市场开办者和各级批发商一直没有建立标准台账。批发商之间、批发商与市场开办者之间所有的资金往来,都以现金方式直接打包支付,没有入账。针对市场内各个档口所发放的国家补贴及各种收费项目也没有入账。

针对南北蔬菜批发市场存在的问题,工商部门称“蔬菜批发市场的管理混乱,加重了批发零售商的负担,成为蔬菜价格上涨的重要原因之一”,并于“3·15”前夕对市场开办者和33家批发商分别罚没303.315万元和828.29万元。

菜价牵出民生问题“老大难”,“南菜园”暴露供需矛盾

海南号称中国“南菜园”,为何却在蔬菜上出现重重供需矛盾?记者调查了解到,本地蔬菜淡季自给率仅为40%左右,旺季自给率也只有60%上下。其次,海南因其独特气候条件,叶菜种植成本偏高,农企、农民更多选择种植瓜菜,大量叶菜需从岛外补充。每年海南从岛外调入的蔬菜总量约80万吨,占全省全年蔬菜消费量的47%。

“本地蔬菜存在严重的季节性和结构性缺陷。”海南省商务厅副厅长李龙生说,2012年省政府与全省18个市(县)长签订了菜篮子责任状,将13.8万亩常年蔬菜基地建设目标分解到各市县。完成了这个目标,本岛蔬菜自给率就能达到70%,但从掌握的实际情况看,各市县都没有种满。

从需求看,海南常住居民对蔬菜的需求量基本稳定,但是,在冬季旅游旺季,上千万游客以及上百万“候鸟”人群涌入海南,让海南蔬菜的需求量在短期内急剧增加,造成菜价较大波动。

从中间流通环节看,除了批发环节,零售末端的市场建设缺陷也是菜价偏高的重要原因。去年底,海口成立了首家国有公益性菜篮子公司。该公司董事长符明全说:“零售网点空间布局不合理,网点总量与城市规模和人口规模不相符是末端的问题。”据他介绍,目前海口全市78家农贸市场中,只有9家属于国有,其余均为民营。

“一方面需求量大增,另一方面岛内供给严重不足,进岛蔬菜批发又被一家私企市场垄断,加上监管不力,菜价岂能不高?”海南省政协委员、省工商联秘书长黄琅说。

查处企业无法画句号,“有形之手”更该发挥作用

对市场开办者及涉案档口逾千万元的罚款无法让事情就此画上句号。陈楷说,若要严格执法,应该吊销其营业执照,查封涉案档口。但全省蔬菜批发市场独此一家,今天关闭了,明天市民到哪里买菜?

“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已经快30年了,建的高楼大厦、楼堂馆所比比皆是,但是作为民生最基础的蔬菜批发市场却多年一个样。”海南省工商局长陈楷说,“我们是否应该反思菜篮子建设出了哪些问题?”

“重罚,只是海南降菜价的开始”。专家认为,加强海南“菜篮子”工程建设,努力扩大蔬菜市场有效供给,建立更充分的蔬菜市场竞争机制,理顺岛内外蔬菜市场的流通体系,则显得更为关键。

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李国祥认为,海南要加强供给端的蔬菜供给,除了可考虑在外省设立生产基地,直接建立产销对接渠道外,在本地也应该最大程度扩大和确保生产。农民自身应该通过土地流转、规模经营来种植优质蔬菜,其生产和销售应通过政府和市场来保障。

李国祥建议,对于基础性蔬菜,特别是海南本地居民需求量比较稳定的蔬菜,政府应该通过市场保险的方式,平复价格波动,并通过政策性保险保障农民的收益。

海南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张孔祥建议,蔬菜问题关乎百姓民生,菜篮子市县长负责制要落到实处,就必须加强在这方面的考核和问责力度。

在流通领域,专家建议,应合理布局公益市场和增加销售网点,开通岛外蔬菜进岛绿色通道,降低外来蔬菜运输和流通成本。同时新建或改造1—2个由政府主导的公益性大型农副产品批发市场,尽快扭转一家独大的现状。“公益性的国有企业在这方面应承担起相应的责任,尤其在市场蔬菜供求矛盾脱节,价格波动大的时候。”符明全说。

来源:中国日报 

登录 发布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