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城市+ 一带一路 京津唐 查看内容

唐山地震救援40天:喝洗澡水 用电线当导尿管

2016-7-27 16:01| 发布者: 听海| 评论: 0

摘要 :   1976年7月28日,一场突如其来的大地震让唐山遭遇了毁灭性重创,楼房倒塌,死伤惨重。当这一消息通电全国时,各地方政府都派出了救护援助人员和设施。大连市共派出医护人员400人,其中我所在的大连市第三人民医院 ...

  1976年7月28日,一场突如其来的大地震让唐山遭遇了毁灭性重创,楼房倒塌,死伤惨重。当这一消息通电全国时,各地方政府都派出了救护援助人员和设施。大连市共派出医护人员400人,其中我所在的大连市第三人民医院出动了40人。

  当时,我们第三人民医院正好在大连旅顺驻扎医疗队,当接到市政府的援助命令时,来不及和家人联系,就整理好简单的行装出发。

  当时的我(作者张丽的舅爷)出任副队长,一边要安排救援队的人员,还要管理日常事物。

  

 

  震后参与救援的医生汪新盛(作者的舅爷,文中的“我”,已去世)。

  因为地震后唐山所有的设备都受到了破坏,我们要自带药品和医疗器材。

  好在是盛夏,个人物品都轻薄,于是每个医疗队的队员都尽最大能力背着一大箱子药品和医疗器材。我们到沈阳后准备坐飞机赶到唐山,但飞机正运输物资格外紧张,医疗队只能改坐火车。

  尽管已经有了足够的心理准备,当我们抵达现场,还是被眼前的景象惊呆,真正的惨烈至及。

  

 

  资料图:桥梁坍塌,交通彻底中断。

  我们医疗队的目的地是唐山丰南地区,进入到丰南时首先要过一条护城河。河上的大桥已经在地震中倒塌,幸运的是河上最早的一座木桥躲过这一劫难,此时便成了唯一的通道。由于木桥年代久远,承重能力有限,过桥的人数必须严格控制。焦急地等待了四个小时以后,我们才到达了丰南城内。

  当时的医疗救护队有很多,被安排在不同地点。我们第三人民医院的医疗队就驻扎在唐山市陶瓷八厂的大院内。

  我首先把第三人民医院的旗子悬起,让受伤市民方便知道这里能得到医疗救助。当我们所有的人员停顿安稳后,马上开始扎营。用废墟中捡来的木棍支起帐篷,里面搭上简陋的床板以供使用。所有的帐篷还要分成区域:休息区,救护区,物品管理区。

  我们驻扎的陶瓷八厂大院内就有一个技术学校,里面有300多名学生。凌晨三点的地震将宿舍楼变成一片齑粉般的废墟,睡梦中的学生无一生还,也没法找到一具完整的尸骸。有人在这片废墟上插起一面共青团的旗帜,希望以此祭奠。

  

 

  资料图:飞机迅速运转伤员。

  这样的景象在唐山真是太多了,大自然的威力我们无法改变,唯有以医术和夜以继日的抢救来让那些活着的人得到援助。每天都有伤者送过来,能够当时当地治疗的都会处置,如果有重患者马上联系后方医院转走。

  大地震后天气仍然不正常,温度计显示着早上是十七八度,而到了中午飙升到四十多度。在这样反常天气里抢救的坚难可想而知,我们要保证医疗队员的健康,更要保证伤员的治疗。

  最多的时候,我们的医疗队会一天收入五十多名伤者。作为胸外科的医生,我同样要亲力亲为的做一些外科的其他手术。骨折,流血,传染病,是我们医疗队时时刻刻都得面对的。伤者的眼泪,家属的期盼,是我们每天坚持工作的动力。当然,在这悲伤的境地里,也会有新生命降临的喜悦。在我们救护工作刚刚开展的时候,就有家属送来了孕妇。

  

 

  资料图:孩子的名字叫震生。

  当时的药品和器械极其紧张,因为伤者众多,导尿管不够用了,只得以废墟中的电线代替。将电线中的铁丝抽出,剩下的胶管经过消毒后就变成了导尿管。

  不管白天黑夜,无论什么时候送到伤者,我们都要非常负责认真地治疗,每一个医疗队员都恨不得变出三头六臂。当时我负责保管药品,最担心下雨受潮。有的时候夜里一听到雨声就赶紧起来到药品帐篷检查,直到雨停了才能放下心。休息不好,还要保证手术时的清醒和体力。

  刚到唐山丰南时没有食品和饮水,只有军队供给的饼干每天充饥,我们医疗队只得自己去找水。一个队员在营地的不远处发现了一个地下的水池,大家就把那里面的水取回来烧开后喝,后来才知道那是一个澡堂子里的洗澡水,我们已经喝了十几天。为了改善伙食,大家还到山上去挖野菜。走了五六里的路程,挖“麻菜”、“三角菜”回来吃。

  

 

  资料图:与瘟疫抗争。

  天气正热,震后的唐山传染病盛行,很多幸存者感染了痢疾、肠炎、肝炎等。最初的救护工作顺利展开后,政府就派出了飞机喷洒药剂消毒。

  当我们的救护工作稍微有些缓和的时候,我会带领一些队员参与废墟救助。在冰冷的砖瓦下面,也会有奇迹的生还者。

  40天的救护援助,最终每个队员都平安返回。当我们准备离去时,数不清的唐山丰南人民前来送行。返回大连时,大连火车站边也是迎接的人群。

  当时,病重中的毛泽东赞扬了这次救援支助,写下了这样四个字:“人定胜天”。

登录 发布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