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城市+ 一带一路 热点舆情 查看内容

看不得别人受委屈!绍兴这个“爱管事”的大姐,调解纠纷有一套 ...

2020-1-15 10:01| 发布者: 索拉| 评论: 0

摘要 :   在绍兴市柯桥区齐贤街道,沈大姐很有名,当村里哪户人家吵得不可开交,左邻右舍、亲朋好友都劝不动时,总会有人说:“走,找沈大姐去!”  沈大姐名叫沈霞红,今年61岁,每个工作日都在街道司法所“沈大姐妇儿 ...


  在绍兴市柯桥区齐贤街道,沈大姐很有名,当村里哪户人家吵得不可开交,左邻右舍、亲朋好友都劝不动时,总会有人说:“走,找沈大姐去!”

  沈大姐名叫沈霞红,今年61岁,每个工作日都在街道司法所“沈大姐妇儿维权工作室”上班,主要工作是调解老人赡养、婚姻家庭、儿童抚养等纠纷。

  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素色呢大衣配花围巾,沈霞红为人热情直爽,还有一股韧劲,无论多难的事,她接手后都会管到底。“沈大姐妇儿维权工作室”成立一年多,已调解86起纠纷,成功率98.8%。


  跟踪调解一年不放弃

  这86起纠纷里,只有1起还没调解圆满。这起纠纷的调解周期最长,持续了一年多,也耗费了沈大姐最多的心力。这两天,她又为这事儿忙上了:“准备开个协调会,这次法官也会来,要是协调不成,就走法律途径。”

  这起纠纷的当事人是一对残疾人夫妻,妻子有轻微智力缺陷,丈夫有腿疾。前几年,因为拆迁,一家人都住在出租屋里。2018年10月,安置房建好后,丈夫却把妻子一个人留在出租屋里,自己和父母、女儿一起搬进了新家。丈母娘知道后,又气又急,专程来找沈大姐,请她帮忙劝劝女婿,把妻子接回去一起住。

  丈夫为啥这么干?沈霞红一打听,原来有隐情。妻子有个坏习惯,爱翻垃圾桶,年轻时还听劝,年纪大后这个坏习惯越来越重大,让丈夫越来越难以忍耐。“妻子再不好,也不能一推了之。”在沈霞红劝说下,丈夫自觉理亏,答应等出租屋到期后,接妻子回来住。

  可是,几天后,事情又起挫折。不知是在谁的怂恿下,丈夫突然生出离婚的念头,向法院递交了离婚诉状。丈母娘拿到法院传票,气得浑身发抖,再次找到沈大姐,请求帮忙。沈霞红又一次出手,和街道妇联主席一起,向法官说明事情原委,最终法院裁定:不予离婚。

  离婚官司是赢了,可是要让丈夫接纳妻子,还是很难。沈霞红多次上门,男方都避而不见。沈大姐不灰心,找当地村干部、男方的亲戚朋友帮忙劝说,但他们都不愿接这个“烫手山芋”。好多人甚至劝她:“算了,这家人管不好的,别掺和了。”但沈霞红就是不信邪。“这样的事,我们‘妇儿维权工作室’不管,还有谁会管?”沈霞红说,现在想让夫妻俩重归于好肯定不行了,她准备通过走法律途径,给她争取一套房子。
沈大姐在调解纠纷


  能帮一把就要帮一把

  纠纷调解,费心费力,但沈霞红乐在其中,按她自己的话说,就是看不得别人受冤枉,特别是老人、妇女、儿童等弱势群体,能帮一把就要帮一把。

  2018年9月,齐贤街道筹备“妇儿维权工作室”,在考虑由谁来当专职调解员时,妇联主席、司法所所长想到的第一人选就是沈霞红。退休前,沈霞红在齐贤镇(现为齐贤街道)综治中心干了近20年,主要工作就是调解纠纷。因为热心、爱管事儿,遇到有人求助从不推脱,所以“接单量”特别大,口碑也很好。

  “沈大姐妇儿维权工作室”成立后,工作室以沈霞红为主导,联结辖区律师以及各村级人民调解委员会、派出所、法庭等相关机构,专门开展家事方面的纠纷调解工作。


  工作室的成立堪称适逢其时。近年来,齐贤街道不少村居被列入拆迁范围,有关财产分割、赡养抚养的纠纷数量激增。工作室成立后,本来要上法院的离婚案件,很多都分流到工作室,为街道构建多元化纠纷处理体系、推进诉源治理提供了新的有效途径。沈霞红的工作量,比退休前还多了三分之一。

  有些当事人争吵激烈,根本无奈坐下来好好谈,沈霞红就先把他们分开单独劝解,直到冷静了再一起协商;有的对房产分配争执不休,沈霞红就找第三方重新评估,想法提供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分配方案;有的因生活琐事而迁怒父母,不肯赡养老人,沈霞红就一次次跑,直至解开双方“疙瘩”……

  一年多来,沈霞红碰过不少钉子,也受过不少气,但她一直没想过“退休”,反而越来越有干劲。“每次回访调解成功的人家,看到他们的生活恢复了正常,我心里就特有成就感。”沈霞红说。

  
来源:越牛新闻客户端



登录 发布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