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城市+ 一带一路 国内热点 查看内容

“法院文件不属法律法规范畴”,律师持“令”调查被银行怼 ...

2019-7-12 11:48| 发布者: modern| 评论: 0

摘要 : 磅礴新闻记者 邱海鸿  扬州一位律师拿着法院开的考察令,到一家银行调取银行流水,不料却被“怼”了回去——银行不认考察令的法律效力,直接拒绝了律师的请求。该事件经传播引发关注。  据开具考察令的法院、扬 ...
磅礴新闻记者 邱海鸿
  扬州一位律师拿着法院开的考察令,到一家银行调取银行流水,不料却被“怼”了回去——银行不认考察令的法律效力,直接拒绝了律师的请求。该事件经传播引发关注。
  据开具考察令的法院、扬州广陵区法院相关法官透露,该院第一次遇到这种“银行不配合取证”的情况。正常情况下,法官开具考察令,律师持“令”考察取证,相关单位基本会给予配合。
  7月11日下午,上述国有商业银行答复磅礴新闻称,依据《商业银行法》规定,对个人或单位存款,商业银行有权拒绝任何单位或者个人查询,法律、行政法规另有规定的除外。人民法院的文件不属于“法律”“法规”的范畴。
  该银行还表示,根据江苏省高院的相关文件规定,考察令只适用于执行案件。而上述律师所持考察令涉及的案件非执行案件,并不适用于江苏省高院的相关文件。
  律师持考察令调银行流水被“怼”
  说起这一纸考察令,还要追溯到几年前的一起金融借款合同纠纷。2014年9月,徐某向扬州农商行贷款150万元,闵女士以房屋提供抵押担保。一年后贷款期满,徐某未按约还本付息,被扬州农商行起诉至法院,闵女士成为共同被告。判决生效后,徐某因无财产可供执行,最终法院对闵女士抵押的房产进行拍卖。但闵女士因为种种原因未上诉。
  闵女士及其律师聂清驹认为,徐某当初向银行申请贷款的理由是需要资金用于企业生产运营,但是银行放款后疑似将钱挪作他用。据此,闵女士认为,借款人徐某骗她为其抵押担保。
  案件宣判三年后,今年5月,闵女士向扬州市广陵区法院申请案件再审,获法院受理。但是闵女士因无奈拿到徐某公司的银行流水,以证明其对徐某“骗贷”的判断,遂向法院申请考察令,请求银行调取相关证据。
  7月4日上午,闵女士的代理律师聂清驹持考察令,返回某国有商业银行扬州分行调取徐某公司的银行流水,受到拒绝。
  
  法院考察令
  针对该份考察令,该银行当天回复称,根据《商业银行法》第三十条,对单位存款,商业银行有权拒绝任何单位或者个人查询,法律、行政法规另有规定的除外。该银行省行内控与法律合规部认为,人民法院的文件不属于“法律”“法规”的范畴。
  
  银行的回复
  “律师持考察令到银行收集、考察诉讼证据被拒绝,广陵法院多年来第一次遇到。”上述案件受理法院、扬州广陵区法院审管办丁姓法官表示。
  律师取证的“法律真空”
  根据《民事诉讼法》六十四条规定,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证据,或者人民法院认为审理案件需要的证据,人民法院应当考察收集。另外,《民事诉讼法》六十七条还规定,人民法院有权向有关单位和个人考察取证,有关单位和个人不得拒绝。
  根据丁姓法官的说法,对于人民法院向银行调取证据,有明确的法律规定,因此银行必须配合,如果拒绝配合可以进行处罚。对于律师持法院考察令调取证据,没有明确法律规定相关单位必须配合,所以银行能否配合全看银行方面的态度。
  丁姓法官分析称,如果银行拒绝当事人或代理律师调取证据的请求,是有法可依的,依据的就是《商业银行法》。
  7月11日下午,上述国有商业银行扬州分行向磅礴新闻进一步解释称,江苏省高院《关于执行案件使用考察令的实施意见(试行)》明确规定,考察令只适用于执行案件。闵女士的代理律师聂律师所持考察令涉及的案件非执行案件,并不适用于该实施意见。
  该银行还表示,如法院出具《帮助查询存款通知书》,该行将踊跃、高效配合相关查询工作,履行法律法规规定的义务。
  “银行拒绝配合律师持‘令’调取证据”一事,经过网络传播在一定范围内引发广泛热议。江苏扬州乐助律师事务所聂清驹律师认为,事实中,律师持考察令调取证据时常会遭受“冷遇”,背后的根源还是缺少上位法依据,相关法律、行政法规以及司法解释,并未明确规定允许委托律师考察取证,也没有规定相关单位必须配合,因此律师考察取证权往往遭到多方面掣肘。
  对此,全国政协委员、汇业(南京)律师事务所主任魏青松在去年全国“两会”曾专门建议,建立民事诉讼律师考察令制度。
  魏青松结合自身的执业经验分析称,因缺乏法律制度层面的顶层设计,在实践中律师考察令存在诸多困难,突出表现在:一、律师向法官申请考察令时,因缺乏法律依据,法官很多时候拒绝出具考察令;二、有关单位和个人以没有法律依据和操作程序为由,拒绝提供相关证据材料。
  魏青松认为,律师考察令制度,通过赋予律师一定的考察取证权,缓解了当事人或其代理律师考察收集证据的难度,有助于法院查清案件现实,避免当事人因无奈或及时举证而败诉,使得在实体上本应胜诉的当事人能够胜诉。
  因此魏青松建议,通过修改《民事诉讼法》、《律师法》在法律层面上,或者通过最高法院出台司法解释等方式,建立民事诉讼律师考察令制度。
本期见习编辑 常琛
登录 发布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