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天津论坛

关注:0

所属分类: 国内城市 天津论坛

查看: 1343|回复: 0

《“大”人物》:“爽”的背后,危机四伏

[复制链接]

878

主题

878

帖子

3486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486
发表于 2019-1-11 20:13: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5年,黄政民、刘亚仁主演的韩国电影《老手》引起了不小的惊动,并获得了次年的青龙奖最佳导演奖,亚洲电影大奖、韩国电影大钟奖、百想艺术大赏最佳导演、最佳编剧、最佳剪辑等奖项的提名。它的香港版译名叫做《燥底师兄生擒富二代》,尽管译名在气质上同电影的差距就像香港同首尔的距离,却概括了故事叙事的核心。
  作为一部商业电影,《老手》包裹着一个典型的韩式情绪内核,代表着正义与暴力的韩国警察,被大资本家剥夺以至于必须拼尽全力的个体商户,颠覆秩序的无良财阀三代,人物的对立在韩式打斗、韩式喜剧以及“兴”与“恨”的韩式情绪演绎中一直被强化。影片结尾,黄政民饰演的刑警在韩国商业区街头“啪啪”扇刘亚仁饰演的财阀三代耳光,形成了一种情感宣泄的显性表达。但论“爽”,它的程度可能还不够,所以最后在评奖中输给了更爽的韩国“手撕鬼子”电影《暗杀》。
  五百导演,王千源、包贝尔主演的电影《“大”人物》翻拍自《老手》,它吸取了《老手》不够爽的教训,将爽感向前再推进了一步。
  

  《老手》(左)与《“大”人物》(右)警察痛打富二代场景
  《“大”人物》在主线情节上简直一成不变地挪用了《老手》,包括男主角太太遭到金钱诱惑时的台词都差不多,《老手》中的财阀三世叫“赵泰晤”,《“大”人物》中的富二代也姓赵,叫“赵泰”。
  故事的主人公是一位资深刑警,机缘巧合认识了富二代。多年的工作经验告诉他富二代的底子可能并不干净。与此同时,与刑警有情义的个体户因为合同纠纷找到了富二代所在的集团,受辱被打后,被推下楼去,并被伪形成跳楼自杀,所幸保住了性命但昏迷不醒。刑警深入考察、紧追不放,最终查清真相,实现正义。
  

  电影宣传海报
  《“大”人物》翻拍的关键点有两个,一个是逐项强化,一个是本土化。
  《老手》整体喜剧、武打、人物关系对立解决得都很温和。《“大”人物》做的强化解决,就好比把《老手》中贿赂男主角妻子的香奈儿非经典款小羊皮菱格包,换成了《“大”人物》里爱马仕最经典的款式之一凯莉包。原版中有喜感的部分就让它变成喜剧,原版中动手的地方就强化成纯粹的暴力,香奈儿非经典变爱马仕经典款,全面升级。
  五百导演的《“大”人物》开场清剿假币制作作坊改自韩版的黑车改装作坊,强化打斗场景的喜剧感,在长度上吸收了韩版逮捕俄罗斯买卖贩子的部分。停车场打斗及最后的街头对战部分,无论是在暴力程度上还是在喜剧解决上都有加成,看起来比韩版更爽、更畅快,在动作戏的解决上也比韩版更丰富。为了增加这种富于男性气质的爽感,《“大”人物》加了公路追车戏,在韩版低暴力的合同纠纷、反派格斗训练部分、宴请外宾部分、乃至最后夜店场景,都增加了暴力场景,使得暴力贯穿了整部电影。韩版的暴力程度是递进的,但在《“大”人物》中,暴力的力使的都是全力。
  密集的打斗的确让这部电影有一种睾酮洋溢的气质,在没有改变原版叙事脉络的前提下,大量暴力场景的存在压缩的是人情展示的空间,最后就出现了电影中梅婷饰演的妻子冲进警民联欢排练现场突如其来地表示自己受制于生活的动摇和不甘,这个情节在原版中占的比重更大,情感迸发力更强,放到《“大”人物》中尽管不影响观众理解,但显得非常突兀。
  

  压缩情感表现空间带来的最大问题就是人物塑造的缺失。这也是所有主打“爽”的影视作品中共同的问题。《“大”人物》最开始定档2018年12月21日,这一天也是温子仁电影《海王》上映的日期,同样作为一部爽片,《海王》也存在人物游戏角色化的问题。王千源演的是一台暴力机器,一个脸谱化的英雄,那些“中年危机”的段落不过是为了强化平民身份,让恶人显得更恶,而不是为了让人物愈加多面立体。
  为了更好地让故事落地,《“大”人物》在韩版的既有结构里塞了许多中国问题。原版中刑警与财阀三世相遇的原因在于刑警负责过影视剧顾问,财阀三世是投资人;中国版变成了王千源饰演的刑警为了学区房摇号托关系找人。学区房、拆迁,都是能够引起共鸣的中国社会问题。塞进中国问题的同时也塞了中国意向,王千源饰演的男主角叫做“孙大圣”,送给被拆迁商户家小朋友的礼物是孙悟空挂件,男主角对所谓“大人物”的反抗、习惯性使用暴力、有喜感而又掺杂一丝狡黠的语言和面部表情,都与“孙悟空”这个抽象联系在了一起。
  《“大”人物》选角既贴合韩版设定,又贡献了不出差子的表演,称得上是一部合格的商业片。可再往深一层看这部电影,它所赋予的人物意象在回避问题的过程中出现了变调,正义的实现变成了仇富情绪的发泄,“爽”背后潜藏着一丝危险的气味。
  

  在宣传期,《“大”人物》打出过“最解气电影”的口号,频繁的打斗尽管精彩却满是戾气,让人想起《水浒传》中草莽大汉不禁分说提刀便杀之感,扫黑除恶却全然不讲法律与秩序。它在电影技术层面是合格的,创作立意上看似迂回实则扭曲。可当下的中国市场似乎就是这样,“爽”就够了,不要思考其中的深意,只需看着解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登录 发布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