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沈阳论坛

关注:1

所属分类: 国内城市 沈阳论坛

查看: 168|回复: 0

实名举报原张家港市青年商会副秘书长徐严开

[复制链接]

1

主题

1

帖子

19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9
发表于 2018-11-19 12:56: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举 报 人:陈卫祖,男,汉族,1963年11月17日生,居民身 份 证号码:320521196311175715,住张家港市锦丰镇乐杨村镇南片第二组3号。苏州汉风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汉风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被举.报人:徐严开, 2014年-2016年初担任张家港市青年商会副秘书长;2016年2月至2017年6月期间担任汉风公司总经理。

  我与国内大多数企业家一样,十数载苦心经营着我的企业。然而,由于被徐严开精心设陷,巧取豪夺,再加上了张家港法院不顾事实依据的判决,令我和我的家庭面临灭顶之灾。事情经过是这样的:

  2015年4月,我和汉风公司因担保连带责任被银行起诉,汉风公司的账户和我持有的汉风公司股权都被法院查封,银行贷款受限,而汉风公司高速成长的业务需要更多资金的支持。此时,我经人介绍认识了徐严开;介绍人称徐严开人脉广,可以帮助我解决目前的困境。

  徐严开对汉风公司考察后,认为他有能力为我解决资金方面的困难,但前提是必须成为汉风公司的股东。考虑到公司的现实处境,经多次协商,2015年5月,我与徐严开达成合作方案:

  1、我无偿赠送徐严开汉风公司10%的股权。(由我与其本人签署协议,但按其要求把价格涂抹掉。)

  2、我同意徐严开另外出资以低价收购汉风公司10%的股权。

  3、我另外拿出一定比例的股权通过徐严开去融资,融资款项用于公司流动资金。

  4、徐严开负责与金融系统、政府相关部门的协调,解决汉风公司的运营资金,并负责汉风公司的上市运作及部分销售工作。

  5、在徐严开辞去公职后,汉风公司聘任其为总经理。

  当时徐严开提出:方案中第二条金额巨大,由于其未辞去公职,有可能带来负面影响,提出由其表弟江枫代持,要求我将该10%股权转让给江枫。因当时我的股份尚未解封,转让给江枫的10%股份暂时由我帮江枫代持。在徐严开的要求下,其以江枫的名义与我签订了一份《股份转让协议》和一份《股份代持协议》(非双方面签)。

  2016年春节后,徐严开辞去公职,任汉风公司总经理。当时,我的股份已经解封,可以直接办理股权工商变更。办理前,徐严开要求将方案中第一、二款合计20%的股权直接变更到其名下,不再由江枫代持。这段时间,徐严开确实为公司做了不少工作,逐步取得了我的信任,因此在办理工商登记结束后,我并未向他讨要之前签订的《股份转让协议》和《股份代持协议》。

  在此其间,为了满足公司运营的资金需求,我根据方案第三款约定,另外转让徐严开7%的股权,由其通过股权转让的方式去融资。

  从2016年3月14日至2016年4月21日,徐严开分14笔共向我支付了款项合计5570万元,对此,徐严开在与我对账时还亲笔书写了付款明细交给我。

  2017年5月,汉风公司全体股东与某上市公司达成收购方案,汉风公司估值6亿元,上市公司向汉风公司全体股东支付收购对价,对价包括现款及上市公司股票两个部分,我当时转让给他的27%股权市值1.62亿元,即徐严开以5570万元的投入收获了1.62亿元的回报,上述回报均按相关协议兑付到位。收购完成后,徐严开不再担任汉风公司总经理。

  令人始料未及的是,2017年6月,江枫以我侵害他持有的汉风公司10%的股权为由,要求我赔偿6000万元,所依据的就是徐严开一手操办的以江枫的名义与我签署的《股份代持协议》以及徐严开帮江枫代付款的《情况说明》,称其曾为江枫代付股权款500万元。

  2017年12月13日江枫又以《股份转让协议》和徐严开炮制的与第一个诉讼相同的代付款的《情况说明》起诉我6000万元,合计1.2亿元。张家港法院在事实依据尚不清楚的情况下,粗暴地判决了第一个诉讼,判决我支付江枫6000万元。

  上述两个诉讼标的达1.2亿元的案件,证据是一份没有生效的协议和一份连我这个当事人都并不知情的代付款的情况说明。这中间存在太多的不合理之处,其目的就是通过恶意串通,获取巨额非法利益:

  1、在我转让给徐严开27%股权后,我持有汉风公司股权49.83%,我妻子持有11.59%,我们合计61.42%;假设江枫所说的我转让加代持合计股权20%成立的话,那我就是29.83%,加上我妻子的一共41.42%,而徐严开和江枫就是47%,他们这对嫡亲表兄弟成了汉风公司的控股大股东。作为企业家,大家都深知创业的不易,我把自己辛苦打拚了十年的公司的控制权拱手相让,这样的股份转让可能吗?

  2、我转让股权给徐严开是因为他有人脉关系,他可以协调各方面的资源解决汉风公司的困境,还可以帮汉风公司上市。而江枫(到目前为止我和江枫都未谋面)听说只是张家港自来水厂的一个普通职员,其工作性质和人生经历都与股权投资、环保节能研发销售没有任何关系,既不能解决我的困境,又不会对汉风公司业务带来帮助,我为何要把股份转给他?如果真如他们所说真正的股权受让者是江枫而不是徐严开,这样的股权转让可能吗?且当时正是我汉风公司资金紧缺之时,如果江枫的股权转让如他所说是真实行为的话,那没有资金交付的股权转让对于急需资金的我来说有意义吗?

  3、江枫与我签订了价值1000万元的协议后,其对公司的发展情况从来不闻不问,也没有与我有过任何形式的联系,这样的股权投资可能吗?从江枫主张的签署协议之日至汉风公司被上市公司维尔利收购,在长达两年的时间内,江枫没和我联系,更没有提供任何一份记录,包括书面函件、短信、微信、通话记录,来表明向我主张过权利。江枫有多少财产,可以对价值过亿的资产毫不关注,这符合常理吗?

  4、当我们在法庭上向江枫的代理人询问江枫与徐严开就这份代付款说明的1000万元有关借款、还款约定、往来时,其代理人竟一问三不知,如此重要的事项作为代理人会不知晓?只有一个解释:因为本来就是虚假的代支付,不存在借款、还款之说。可惜法官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没有展开询问。在我们再三要求江枫出庭对证和对我、江枫、徐严开进行测谎,他们一概回避,无论是张家港法院,还是苏州中院,江枫始终未与我当面出庭,他们可以闭门造车,但他们不敢当面对质,因为太多的细节他们无法把控,但遗憾的是我国法律允许当事人不出庭,这让我失去了与他当面质证以佐证我清白的机会。

  5、与江枫签订所谓的股权代持协议时间为2015年6月,双方并未约定由第三方徐严开支付,时隔十个月之后在江枫未通知我的情况下,忽然由徐严开代为支付,明显不符常理。此外,根据股权转让合同约定,我应在合同签订三日内即2015年6月完成股权变更登记,但实际上我并未将股权过户给江枫,在我“违约”十个月后即2016年4月江枫仍支付所谓的股权转让款,且在支付后既未通知我,也未要求我履行股权变更登记义务,更加有违常理。

  6、在2016年8月上市公司对汉风公司进行尽职调查时,徐严开作为汉风公司股东和总经理同所有股东一样,向上市公司出具了无股份代持的书面承诺。如当时其确实于2016年4月为江枫代支付了股权转让款,他自然会向上市公司说明此股权转让和代持事实的存在,至少应该提醒作为当事人的我,但是徐严开并没有。徐严开当时的行为再次证明所谓的与江枫的股份转让与代持并非事实。

  7、上市公司收购我公司时,现金收购仅占25%,其余为股份支付且有锁定期,原股东还有业绩承诺,如违反承诺会有回购或支付差价。故即使处分我代持的10%股权,江枫的损失也不能以6亿×10%的公式简单折算,这种裁定明显有失公允。

  我怀疑徐严开利用了其社会关系严重影响、干预、引导司法办案。我苦心经营十多年的权益将荡然无存,我和我的家人要面临灭顶之灾,我也只能无奈地走上漫漫的上诉、上.访之路。

  巧取尚能理解,强夺与斩.尽.杀.绝却已是突破了做人的底线。我希望本 案能引起相关部门的重视同时也邀请媒体编辑朋友们的跟踪报道此案。我始终坚信:正义也许会迟到,但决不会缺席,总会有守得云开见月明的一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登录 发布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