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青岛论坛

关注:11

所属分类: 省内城市 青岛论坛

查看: 988|回复: 0

创业课堂·你所经历的一切最终会成就最强的你

[复制链接]

112

主题

0

帖子

97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97
发表于 2018-11-12 10:47: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zZi3I9iLWDm9T3sI.jpg

有人说,成年人的崩溃,都是静悄悄的。


“看起来很正常,会说笑、会打闹、会社交,实际上糟心事已经积累到一定程度了。他们不能歇斯底里地哭泣,也不能旁若无人地叫喊。毕竟,明天还要上班,还要装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这就是真实的世界,残酷无情,但也有感动和希望。

kkxKcUeC3dAE1X6Q.jpg

1



“孩子

你千万不要想不开”

2015年,有赞CEO白鸦被一个风险投资机构忽悠了。当时,这家机构计划投资有赞一亿美金。当时的有赞正需要大量资金补充,所有流程都走了,但在最后一刻签字拍板的时候,投资人反悔了。


最让有赞团队不解的是,投资人最初反悔的时候并没有告诉他们,还像模像样地把他们约过去调研。


被忽悠之后,有赞CEO白鸦心里是这么想的,“去你大爷的!老子好好去赚钱,回头做你的LP折磨你丫。”


被忽悠之后,有赞现金流很吃紧,只够公司运营半年。团队只好就去找老股东求救,内部做了一轮融资。


这次融资受挫让白鸦很受打击。


有一次,有赞CHO应杭艳看到白鸦一整天都没吃饭,在沙发上平躺着。她意识到白鸦状态不好,但只能悄悄走开。“我们能做的是把自己手上的事情做好。”


白鸦心情不好,家人也有感觉。


有一天晚上,白鸦喝酒后回家,家人睡着没听到他敲门,碰巧白鸦手机没电,也没带钥匙,他决定干脆回公司睡觉。


早晨8点刚打开手机,就接到了妻子的电话,妻子在电话一头大哭,“我们找了你整整一晚上,以为你...”


原来,妻子凌晨3点醒来发现白鸦还没回来,打电话又找不到人,就给有赞公司合伙人打电话,对方告诉她白鸦回家了。 


因为白鸦那段时间压力很大,一帮人很担心。凌晨3点,两位合伙人、白鸦岳父、妻子开始在小区找白鸦,监控录像发现有白鸦进入小区的画面,没有出去的画面。当时白鸦是从地下车库走出去的,刚好没拍到。


他们以为白鸦可能想不开,还跑到楼顶上找,结果没找着。又到小区附近的水塘里找,还是没找到,大家急坏了。


岳父后来给白鸦说:“孩子,你千万不要想不开。你现在做的事情,你爷爷、你爸爸、我父亲,还有我都没能做到,你应该很知足了。”


白鸦回答:“我没有想不开,只是有一点郁闷而已。可能没有几个人像我这样能抗压。”


成年人的崩溃很难有人帮你分担,大多时候需要一个人硬抗,你扛过去了、跨过这道坎了,你也就成了。

2


2


“他太孤独了

他只是想找个人聊天

但不知道该联系谁”

今年6月,在线招聘领域迎来了第三家上市公司,戴科彬创建的猎聘。从2008年辞职创业,到如今公司上市,戴科彬走过了整整10年。2008年到2018年,这一头一尾,正是中国经济“逢8魔咒”的两个节点。


戴科彬回忆道,“2008年的时候我都觉得人生有点绝望了,当时不是我咬牙想坚持,是情况逼着我坚持。因为那一年金融危机之后,所有公司都不招人了,所有我想去的公司都没有机会。”


“只能自己硬着头皮接着干,砸锅卖铁地干。那一年是最痛苦的。”


2010年,戴科彬终于拿到了第一笔钱,来自经纬创投。但戴科彬没有丝毫轻松地感觉,因为他为了公司长远发展,砍掉了当时最赚钱的线下猎头业务——这个业务的利润能达到300万/年。


彼时,戴科彬承受着来自公司内外巨大的压力。


经纬中国合伙人肖敏、也是戴科彬的投资人,曾讲过这样一个故事,“在2010年戴科彬最困难的时候,有一次半夜给我打电话,说他在高速收费站没钱了怎么办?”


肖敏说,“你说怎么办啊,难道我现在给你送过去吗?你找后边的车主借一下呗。”

过了收费站后,戴科彬和肖敏一直聊了半个多小时。后来肖敏才意识到,“戴科彬当时并不是想要什么答案,他只是想找个人聊会天,他是太孤独了,不知道该联系谁。”


成年人的崩溃,往往以一句“没事”结尾。


因为他们知道,自己的残局只能自己收拾。

3


2

2

“我不知道该跟谁倾诉

甚至都不能表现出来”

但是,并非所有人都能幸运地扛过去。


考拉班车是2015年资本寒冬里,第一个被巨头吞噬的项目。那一年,受股市持续震荡和严重创业泡沫的大环境影响,很多企业纷纷倒闭或被收购。


成立于2015年3月的考拉班车,有着非常不错的成绩。截止到当年8月底,日订单达到5000单,上座率达到80%,用户超5万,班车线达到130条。


在被并购前的两个月里,张敏找遍了所有可以想到的投资人,向每一位投资人疯狂推荐考拉班车,但格局日渐清晰的互联网出行市场,没有投资人敢出手。


“9月初,我几乎到了绝境。只能做着最坏的打算、最好的准备和最大的努力。”张敏在接受采访时说,“我没有让团队小伙伴们知道这些。”


一个人最痛苦而强大的时刻,莫过于怀揣着希望往绝境上走。9月7日,在滴滴程维的办公室,张敏终于同意接受业务合并。


从程维的办公室回到公司,张敏跟同事们一起去吃午饭。往日的就餐时间是大家最轻松的时候,张敏曾多次调侃手下的伙伴们“太能吃了”。


但这一次,一个提前知道结局的人,选择立即逃离办公室。


2015年9月11日晚上7点,张敏在雨后的中关村街道上,挥手告别最后一班驶出站台的班车,也送别了她的考拉班车。


张敏说:“没办法,我融不到一分钱。”


“我是那种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人,不打掉自己最后一滴血绝不会认怂。一切的可能我都试过,没有希望,只能并入滴滴。”


其实,考拉班车团队成员都能感觉到公司面临困境,但每次张敏跟投资人聊完,仍然要假装出云淡风轻。只不过这一次,这种假装出来的平静坚持到了尽头。


无法倾诉的苦痛,猎豹移动CEO傅盛也有深刻体会。


2010年,金山安全和可牛公司合并时,一些老员工对傅盛并不信任。正在这时,团队一位核心骨干打了辞职信。从收到辞职信开始,傅盛的胃就开始疼,原本傅盛的胃很好,但那次一直让他疼到半夜。


“创业真的很孤独,你会面临很多困难。最崩溃的是你不知道该跟谁倾诉,甚至都不能表现出来。你告诉员工,员工会丧失斗志;你跟家人说,家人会劝你干脆别这么累;你反映给投资人,投资人早吓跑了。”


毕竟,只有小孩子才随便崩溃,成年人的崩溃要讲究“可控”。情绪要可控,生活要可控,自己要可控。

RjFJKt90y5V8J9lk.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登录 发布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